明嘉靖四十三年春,北京一江和尚来游山,中台麓见白发母,片衲遮丑,饥冻甚危。师怜之,解衣衣之,分麨食之。更与作礼,母逆立而受。傍僧不堪曰:“佛戒,比丘不礼白衣。师乃人天模范,礼贫贱女,可乎?”师曰:“此状难测,汝游清凉,无分别可也。”行数步,回顾,贫母即失,唯见衣挂松枝,金光焕散,异香絪蕴,日尽乃已。

[译文]

明世宗嘉靖四十三年春,北京一江和尚来游台山,在中台山脚下见一白发老母,身上片衲遮丑,又饥又冻十分危险。一江师可怜她,脱下自己衣服给她穿上,分出炒面给她吃。又给她行礼,老母背对着一江受礼。旁边有僧人不能忍受说:“佛有戒规,僧人不给平民行礼。师父乃是人天模范,礼拜贫贱女人,可以吗?”一江师说:“这情形难以测度,你来游清凉山,不要分别僧人俗人。”走出数步,回头看,贫母就消失了,只见一江的衣服挂在松树枝上,金光焕散,异香絪蕴,太阳落山才完。

《清凉山志》摘录,悲月法师整理编辑  

2014 五台山佛教协会

晋ICP备14005504号

© 2014-2016 五台山佛教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
E-mail:admin@wtsfjxh.org